生命之光家庭系统排列
官方微信公众号

【学员分享】家庭氛围在慢慢发生变化……

深圳站学员 王煜江

今年五月,深圳开课,当时疫情还没过去,我就犹豫要不要去参加工作坊,老师就问我,你是害怕吗?是的,我害怕。老师和佑宸说,来吧,这会给你勇气。

我鼓足勇气去了,现场也做了关于我和爸妈的排列,看到了之前所不知道的真相,回来后我更加爱我的爸妈,爱我已经去世的爷爷奶奶了,因为我通过排列,看到了他们为了守护这个家,满满的爱和宁愿牺牲自己的壮烈的付出。

不过回来后,有一段时间,生活好像还是老样子,小家庭纷争不断,我也不喜欢孩子不喜欢老婆,跟父母也时不常还是吵架,我虽然没有怀疑家排,但我有怀疑自己,自己也许就这样了?

然后偶然的一个机会,我想和熟人合作事情,人家很不屑拒绝了我,我一气之下,就上网找工作,一时找不到,我就找了个美团外卖骑手的工作,确定面试后,我内心充满了恐惧。那一晚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我不断想起深圳前老师和佑宸的鼓励,说我缺乏的就是勇气,我就像那时一样鼓足勇气去了,还能怎样?好的坏的我都向它敞开,允许它们的发生。

然后我还给爸妈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我的新的工作安排,父亲很支持我去尝试,母亲很担心,但也尊重我的选择。于是外卖骑手的工作就这样开始了,老实说做骑手前我就是个路痴,东南西北都分不清,这工作需要非常熟悉路线才能做得好,这期间我也吃了不少弄错路的苦头,但我允许它们的发生,路上骑地飞快,老实说我也害怕,但我用呼吸,把这些恐惧都带进来,不再抗拒和回避它们,我知道,这些是我的弱点,那我就去在上面努力,这样才能获得成长,然后我还遭受了石家庄罕见的暴雨洗礼,在暴雨中送餐,我允许所有这一切不舒服的发生,暴雨过后,我又面临了是坚持还是放弃的挑战,在没有新的工作之前,我又让自己去磨练在坚持不下去时继续坚持。

于是,工作越来越熟,我也不怕了,我也不怎么超时了,而且路线,东南西北我也很熟练了。然后我发现,家庭氛围在慢慢发生变化,妻子越来越尊敬我,孩子每天都缠着我听我讲送外卖的新鲜事。虽然继续送下去我也能接受,可我内心还是觉得这不是我真的想要一直从事的工作。

然后就在这期间,文婷发给我一篇文章,说的是我在寻找的事物,她们也在寻找我,是海爷爷写的书里面的摘录。看完文章后不久,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我送餐送到了一家曾经我去应聘人家不满意我的培训机构,当主管老师看到我,她甚至都忘了我是谁,我跟她介绍自己,她想起我,不断称赞我很有勇气,在一个有一百多骑手的美团配送区域,能精准安排我送到之前应聘的老师这边,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这还没完,后来又一次送餐,我送到了一个高档的临街小区,小区底商是一个特别大的书院,店面非常漂亮,我送完餐离开,走了一段我又返了回来,我想既然都到这里了就进去看一看,我进门后发现,这里正在装修,里面也非常漂亮,我就问有人吗?老师出来后我问人家,你们这里需要人吗?这一问把人家问懵了?我就赶紧解释说,别看我穿的是外卖衣服,我其实是语文老师。然后对方很感兴趣,简单了解后,人家当天就给我制作了胸牌。随后就是更具挑战的两次试讲,短时间制作教案,以及承担一个项目,独自去外面调研等等等等,可以说,现在遇到新的任务我还是会害怕,但我能带着这份不确定,渐渐去把事情本身和恐惧分开,去努力做到我能做到的。

如今,我还在路上,这是家排带给我的勇气力量和帮助,我也相信参加过工作坊,回来后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职责的人,收获会更大。我现在事业特别开心,家庭特别美满,老婆孩子都可喜欢我了。

最后一点感受是,如果我把这一切归结为我个人的努力,那我就仍然没有领悟家排的精髓,这一切我只是顺应了命运的安排,做了我该做的事。

相信命运的安排,相信她一定会把你带到更好的地方,然后,一切都在路上,都允许他们的发生,这就是家排给我最大的启示。


PARTNER COMPANY
工作坊个案记录
工作坊个案记录(1)
婚姻伴侣
家庭父母
心理情绪
身体疾病
工作金钱
编者按:我们的文化中,死亡和性的话题是一个忌讳。在家庭系统排列的实践中、在工作坊的排列场域,我们却看到了另一幕:死亡是强大的,也是友善的。性,代表了一个被拒绝了的人的能量,它更像是一个信使。而在这些现象背后运作的是家族的共同灵魂。 1.我和...
案主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的困惑:不愿意和丈夫有性生活老师问:什么时候开始的?案主:很久了,不记得。两年前生老二的时候,偶然听妈妈提起她不喜欢性生活,才发现自己也不喜欢过性生活。老师将案主带进工作坊场域,找另一个男人代表她的丈夫站在她对面。他...
工作坊第一天,牧区来的一个男青年有些犹豫的举手……第二天下午,他很坚定地举手向我请求。 男青年(以下称来访者):“我找女人,一来就是两个。”排列师:“你结过婚?”来访者:“我离了。还想找女人结婚,但是别人介绍一个女人,却来两个。”排列师:“...
编者按:我的婚姻我做主。我们通常会认为,如果自己和伴侣足够努力去经营,就会收获满意的婚姻。但现实中我们的婚姻出现的一些状况,却让我们不知道如何面对,搞不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要么抱憾分手,要么苦苦纠缠。 殊不知,两个人的婚姻关系里,隐藏着各...
工作坊结束后一位女士提出要做VIP个案,我感觉她的内在启动了,可以的。我问:“你的议题是?”女士:“我想恋爱,我的伴侣在哪里?”我:“你以前有过亲密关系?”女士:“是,有过非常亲密的关系,但结束两年了。”  开始排列。我请这位女士上场站在那...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1.冥想中看不到爸爸学员:老师,在这个冥想中,我看不到我的爸爸。老师:在现实生活中,你和你爸爸的关系怎么样啊?学员:关系不好,我想做一些改善。老师:那我们用排列的方式来看一看吧? 排列:请上案主代表,案主妈妈,案主爸爸代表。爸爸代表把女儿拉...
编者按:当我们的生活变得艰难困苦前途渺茫,甚至要撑不下去时,忍不住会问老天,命运!你为什么只对我这么不公!为什么只有我是这样的?然而当你走进工作坊,你才发现,其实别人也有这样的困惑。现在,让我们跟随着这位勇敢的案主,一起看看他是如何面对艰难...
一个代表的分享 在老师带领做了与父母和家族连接的冥想后,有位同学分享:“我以前看不到爸妈,他们总是坐在桌子后面,这一次他们手牵手走向我,但是走的太近了,我很紧张,而且没有桌子隔着。我看见家族里有一个人高出别人很多,穿着暗红色朝服,拿着个棍子...
上一页 1 下一页
案主:老师,我现在六十岁了,喝不动酒了。我想做个改变。老师:喝不动酒?案主:是的。我喝了太多了,每次都要喝上七八天,喝完酒什么活也干不了。两三个月就会喝一次。一次七八天。老师:这种情况有多久了?案主:有三十多年了……老师:三十多年前发生了什...
案主:我常常有自杀的念头。老师:从什么时候开始?案主:从小时候就开始了。老师:只是念头吗?案主:是的,只是念头,它什么时候都在,一直在头脑里。老师:从来没有把念头化成行动过?案主:没有。老师:这很困扰你吗?案主:是的,好多年了,总是会不停的...
一个年轻女人提出问题:我害怕。我看着她没说什么。片刻后,她径直走到工作坊中间的位置站在那里,几分钟后自己倒在了地上,安静的“死”去了……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她睁开眼睛重新站起来,和我对视了一下,回到了座位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她脸上放着光,...
一位年轻人举手。老师:你怎么了。案主:我总是紧张,没有自信。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想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老师:你今年多大了?案主:17。老师:你坐在这个位置上一直在搓手,很紧张。其他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非常容易紧张?案主:回忆了一下。...
有一位女学生坐在座位上搓着手,低着头,总是一句话也不说。第二天,她终于举手了。老师说,那你来吧。她坐到了老师旁边的位置上。老师:你怎么了。案主:我不想回牧区。老师:牧区这么大,你不想回哪里啊?案主:不想回牧区的家。我很想去很远很远的地方老师...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个案记录: 一位大约40来岁的蒙古族女性举手,排列师请她坐到自己身旁的位置。来访者:“我不会汉语……”排列师看着她:“你会的。”来访者开始慢慢用汉语描述:“我从十四岁开始就生病了,肝包虫导致腹积水,做了四次手术,现在肚皮像拉锁一样,拉开了又...
老师问:谁还有问题?一位年老的男士(以下称案主)坚定的举手。老师问:你确定吗?案主说:确定。老师邀请他到身旁来,案主被倍同他的亲人一左一右搀扶着艰难的到达位置坐下。老师问:你的问题是什么?案主说:我有脑梗,家族遗传性脑出血。老师说:你的问题...
中午接到来访者微信预约,上午也有一对夫妻微信预约要来访,算上昨天晚上一对情侣的预约,看来午觉不能多睡了,下午又将是满满的工作… 我准时来到办公室,刚一坐下,就有人敲门进来,是一位中年男子,微胖,蒙古胡子。  访谈记录: 问(来访者):我患上...
案主:老师,我腰椎间盘突出很严重。老师:哦,多少年了。案主:二十多年了。老师看着案主的眼睛,问,你们家还有谁得了这个病?案主:我的爸爸。老师:孩子对父母的爱常常是盲目的:“爸爸你生什么病,我也要和你一样。”对案主:你是要做一个改变,健康起来...
乳腺癌案主:老师,我得了乳腺癌。我想看一看。老师: 有些人会觉得,只要我找到了得病的原因,我就可以不生病了。你是想面对呢?还是想知道为什么?案主:……老师: 这两个是不一样的。一个是改变过去,改变生病的原因,一个是我要自己做一些改变。我要去...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不计后果不停借钱消费的案例,案主非常恐慌,这样的心理背后是什么?打破这个僵局的关键在哪里?来看看这个案例的切入点。  问题的提出案主在疫情期间,店面被迫关门,没了收入,可每天仍然刷信用卡,导致透支。终落得催债电话无数,案主恐...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