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光家庭系统排列
官方微信公众号

【工作笔记】一位艺术家的音乐之旅(尿毒症)

中午接到来访者微信预约,上午也有一对夫妻微信预约要来访,算上昨天晚上一对情侣的预约,看来午觉不能多睡了,下午又将是满满的工作

我准时来到办公室,刚一坐下,就有人敲门进来,是一位中年男子,微胖,蒙古胡子。

访谈记录:

问(来访者):我患上了尿毒症,一年了,每周做三次透析治疗。我还有高血压,心脏也不好,做过手术,装上了支架

答(治疗师):你的家里曾经发生过什么重大事故?比如有人非正常死亡。

问:有,我三哥的孩子前些年撞车死了。

这个男人说话时有些不自然,眼睛躲着我。

答:还有!

问:哦,好像没有了吧?!

答:你有多少兄弟姐妹?

问:九个,我是老六。嗯,听我哥说我有一个哥哥被火烧死了,我的父母从来不说。

答:你们现在是兄弟姐妹十个人了?

问:是,好像还有一个哥哥出生一周就死去了,这也算?

答:你说呢?

问:那我们最少是十一个兄弟姐妹了。

答:最少?还有?!

问:我是双胞胎,我的孪生手足一出来就死了。

答:看看吧,你到底有多少手足呀?

问:十二个,我们一共十二个兄弟姐妹。三个死去的哥姐都忘记了……

答:死去的孩子属于这个家庭,他们与活着的人完全一样拥有归属的愿望和需求。忘记了他们,尤其是不允许再提起他们,这意味着在拒绝和排斥有同等归属权利的家庭成员。这样做的结果会对这个家庭其他活着的人带来麻烦。

问:什么麻烦?

答:比如重病!

问:你是说,我的病和他们有关系?这个我搞不懂,什么样的关系呢?能不能具体说说。

答:我不能肯定,但是我们可以用另外一种表达——排列的方式——去看看你的疾病背后家族系统性的成因动力。

问:好的,我非常愿意。

排列工作:

我去房间外面请了两对夫妻进来,他们是等候我做治疗的。

我让他们其中的两位男士、一位女士一字排开站立,分别代表来访者三位死去的哥哥和姐姐。另外一位女士站的稍微远一些,她代表来访者的疾病。然后我请来访者站到他们的面前一米左右。

来访者眼帘下垂,呼吸急促。一个哥哥代表眼圈发红,直勾勾的看着来访者。另一个哥哥代表皱着眉头。姐姐代表面无表情呆立着。疾病代表感觉不好。

我让来访者向对面的兄弟姐妹说:“我宁可忍受着痛苦也不去看你们。”

三个哥姐情绪更加起伏,疾病代表听到这句话感觉舒服一些。

我问他:你还记得你有多少兄弟姐妹吗?你能感觉到对面的哥姐吗?

来访者吃力、缓慢地抬起眼,开始看他死去的三个哥姐了。

我带领他对他们说:“你们死了,我还活着。现在我看到你们了,哥哥、姐姐,我是弟弟,我们是一家人。”

听到弟弟这些发自内心的话,两个哥哥有些激动,姐姐微笑着伸出了手。

来访者也慢慢向前移动脚步,片刻,四个兄弟姐妹的手拉在了一起,四双眼睛深深地互相对视着

疾病代表向后退着,慢慢地转过了身。

个案解读:

家庭系统有完整的要求。当有任何一个成员被排除在外的时候,系统即面临着压力,它会隐蔽的、不被觉察的去寻找新的平衡。

这股推动恢复平衡——系统完整性的力量会以负能量的方式表现出来。比如系统中的一个人生病,或者系统中的某个后代命运坎坷甚至意外死亡等。

个案中这个中年男子的疾病即是此种压力下的表现和结果。他的尿毒症、高血压、心脏病分别代表三个死去的哥姐。这三个被系统拒绝的成员以令系统中其他人生病的方式争取他们在这个家庭中的归属权,他们实际在用疾病表达:“我们属于这里,请让我们回来!”

当家族中某个活着的人有此遭遇并突然有所醒悟,能够明白“疾病”在这里的诉求并将那些等待的人看进眼睛里、看到灵魂深处,即刻意味着家庭的大门打开了,漂泊在外的成员得到承认和尊重,所谓“系统的完整性”即被重新建立,平衡的压力得到释放,系统再次安静下来。当然,疾病的使命也就结束了。

后记:

中年男子走出房间那一刻回头问我:“我还能为我的三个哥哥姐姐做些什么?”我看着他的眼睛:“你的职业?”他带着自豪的表情说:“我演奏马头琴,我还作曲!”我心里想笑;前两周是一个男青年访问我,同样是患上尿毒症,并即将成为一个马头琴艺术家。

这次又是一个命运多舛的艺术家:“你可以为三个哥哥姐姐分别谱写三首曲子吗?并用心为他们演奏”。

艺术家露出笑脸:“我会的,我会为他们开专场演奏会,他们一定会为我感到骄傲的。”

谢谢!

祝福!

名词解释:

系统完整法则,主要指家庭、家族中每一个成员都有平等的归属权利,家庭里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排斥另一个成员。比如以道德名义、优越的心理说:你是坏的,你犯罪,你让我们丢脸、蒙羞。或者对于早夭、堕胎、非正常死亡的孩子不允许提起以至完全忘记,还有家族中有被杀害者和曾经给我们的家族造成严重伤害的人,我们想起他们感到难过和气愤等而再也不提起这些人了。这些行为举动无论出于何种理由和目的都不被允许,都是对系统完整法则的破坏,其结果是系统中的另一个成员或者若干或者下一代甚至几代人被纠缠、被牵联并以严重的后果付出代价。


PARTNER COMPANY
工作坊个案记录
工作坊个案记录(1)
婚姻伴侣
家庭父母
心理情绪
身体疾病
工作金钱
编者按:在婚姻上出现危机和障碍,会让很多人深陷困扰。家族系统排列的工作可以揭示出影响着我们婚姻的深层动力,帮助我们从潜意识的层面走出困境。下面这个案例,更是立体呈现出案主内在多个方面是如何同时影响了婚姻,最后又如何走向解决。  个案记录案主...
29日上午,很幸运布克老师为我做了个案。我的问题是:我为什么到现在还结不了婚?(老师听到这个问题,包括在场的同学们,都以为这会是个很轻松的话题。)布克老师首先明确了我的问题:你是找不到男人,还是不能结婚?我回答:找不到男人。布克老师:到现在...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1.冥想中看不到爸爸学员:老师,在这个冥想中,我看不到我的爸爸。老师:在现实生活中,你和你爸爸的关系怎么样啊?学员:关系不好,我想做一些改善。老师:那我们用排列的方式来看一看吧? 排列:请上案主代表,案主妈妈,案主爸爸代表。爸爸代表把女儿拉...
编者按:当我们的生活变得艰难困苦前途渺茫,甚至要撑不下去时,忍不住会问老天,命运!你为什么只对我这么不公!为什么只有我是这样的?然而当你走进工作坊,你才发现,其实别人也有这样的困惑。现在,让我们跟随着这位勇敢的案主,一起看看他是如何面对艰难...
一个代表的分享 在老师带领做了与父母和家族连接的冥想后,有位同学分享:“我以前看不到爸妈,他们总是坐在桌子后面,这一次他们手牵手走向我,但是走的太近了,我很紧张,而且没有桌子隔着。我看见家族里有一个人高出别人很多,穿着暗红色朝服,拿着个棍子...
上一页 1 下一页
案主:老师,我现在六十岁了,喝不动酒了。我想做个改变。老师:喝不动酒?案主:是的。我喝了太多了,每次都要喝上七八天,喝完酒什么活也干不了。两三个月就会喝一次。一次七八天。老师:这种情况有多久了?案主:有三十多年了……老师:三十多年前发生了什...
案主:我常常有自杀的念头。老师:从什么时候开始?案主:从小时候就开始了。老师:只是念头吗?案主:是的,只是念头,它什么时候都在,一直在头脑里。老师:从来没有把念头化成行动过?案主:没有。老师:这很困扰你吗?案主:是的,好多年了,总是会不停的...
一个年轻女人提出问题:我害怕。我看着她没说什么。片刻后,她径直走到工作坊中间的位置站在那里,几分钟后自己倒在了地上,安静的“死”去了……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她睁开眼睛重新站起来,和我对视了一下,回到了座位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她脸上放着光,...
一位年轻人举手。老师:你怎么了。案主:我总是紧张,没有自信。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想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老师:你今年多大了?案主:17。老师:你坐在这个位置上一直在搓手,很紧张。其他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非常容易紧张?案主:回忆了一下。...
有一位女学生坐在座位上搓着手,低着头,总是一句话也不说。第二天,她终于举手了。老师说,那你来吧。她坐到了老师旁边的位置上。老师:你怎么了。案主:我不想回牧区。老师:牧区这么大,你不想回哪里啊?案主:不想回牧区的家。我很想去很远很远的地方老师...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个案记录: 一位大约40来岁的蒙古族女性举手,排列师请她坐到自己身旁的位置。来访者:“我不会汉语……”排列师看着她:“你会的。”来访者开始慢慢用汉语描述:“我从十四岁开始就生病了,肝包虫导致腹积水,做了四次手术,现在肚皮像拉锁一样,拉开了又...
老师问:谁还有问题?一位年老的男士(以下称案主)坚定的举手。老师问:你确定吗?案主说:确定。老师邀请他到身旁来,案主被倍同他的亲人一左一右搀扶着艰难的到达位置坐下。老师问:你的问题是什么?案主说:我有脑梗,家族遗传性脑出血。老师说:你的问题...
中午接到来访者微信预约,上午也有一对夫妻微信预约要来访,算上昨天晚上一对情侣的预约,看来午觉不能多睡了,下午又将是满满的工作… 我准时来到办公室,刚一坐下,就有人敲门进来,是一位中年男子,微胖,蒙古胡子。  访谈记录: 问(来访者):我患上...
案主:老师,我腰椎间盘突出很严重。老师:哦,多少年了。案主:二十多年了。老师看着案主的眼睛,问,你们家还有谁得了这个病?案主:我的爸爸。老师:孩子对父母的爱常常是盲目的:“爸爸你生什么病,我也要和你一样。”对案主:你是要做一个改变,健康起来...
乳腺癌案主:老师,我得了乳腺癌。我想看一看。老师: 有些人会觉得,只要我找到了得病的原因,我就可以不生病了。你是想面对呢?还是想知道为什么?案主:……老师: 这两个是不一样的。一个是改变过去,改变生病的原因,一个是我要自己做一些改变。我要去...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按:家族系统排列工作坊用排列的方式可以揭示出生命中重大议题的背景真相,比如家族问题、夫妻矛盾、疾病困扰、意外事故和死亡等等。这类个案的进行一般会持续三十分钟左右。另外,生活工作中一些很现实的问题,比如职业的选择、项目的选择,生意伙伴和资金技...
男士问:“老师,我那个财富怎么离我那么远呢?”老师:“你想你的财富离你近些吗?”男士沉默许久…男士答:“好像也不是很想…”看向老师:“我怎么这样?”老师:“海灵格对于你这样的状况有个非常尖锐的表达,你想知道吗?”男士:“想!”老师:“那你过...
问题的提出案主:老师,我想看看和金钱的关系,我的公司在亏损。老师:是一直在亏损?还是最近开始亏损?案主:从2008年金融危机,公司就开始走下坡路。老师:那一年你的家庭发生了什么大事?案主:那一年,我父亲去世了,我和妈妈关系特别不好,我这些...
学员:老师,我最近几年事业一直在走下坡路。老师:事业发生了哪些事?学员:我是开跆拳道门店的,从原来的四个店,变成了一个。老师:还有其他的么?学员:投资房地产,一直是亏损。老师:那我们先找个事业代表。“事业”代表上来,眼睛看了看远方,随后,就...
编者按:成功是什么?怎样才能轻松的成功?成功的背后又是什么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排列给出颇具代表性的答案。   学员:我想拿到一个结果,想成功。老师:成功是什么意思?学员:找到自己想做的事儿。老师:你有几个事儿?学员:我有工作,还做生意...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