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光家庭系统排列
官方微信公众号

【工作坊记录】性和死亡

编者按:

我们的文化中,死亡和性的话题是一个忌讳。在家庭系统排列的实践中、在工作坊的排列场域,我们却看到了另一幕:死亡是强大的,也是友善的。性,代表了一个被拒绝了的人的能量,它更像是一个信使。而在这些现象背后运作的是家族的共同灵魂。

1.我和死亡的关系

学员:我很害怕死亡,我想看看我和死亡的关系。

老师环顾全场,问大家:有谁愿意做死亡的代表啊?

场上一位瘦弱的女士举手了,老师请她做死亡代表。

死亡代表上场后,微笑着看着前方。老师又选了一位女人做案主代表。

案主代表上场后,死亡代表看到了她,非常开心,欢喜着走向了案主代表,靠近案主,然后伸出双手,等待着案主代表。

案主代表摇着头皱眉,一脸恐惧疑惑的看着死亡代表。

老师:我们以为死亡是很可怕的、邪恶的,在这里我们却看到,死亡实际上是很友善的。这和我们的认知大相径庭。

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却要去寻找死亡,是不是意味着她欲操控死亡、比死亡还大啊?这是傲慢!死亡更强大,也很友善。我们要尊重死亡。在死亡面前,我们都是小的。

老师说到这里,案主在座位上慢慢低下头,死亡代表开始慢慢后退,并看向其他的地方。案主代表依然充满恐惧的看向死亡。

老师引导案主对死亡说:“你是大的,我是小的,现在我看到你了,请求你祝福我。”

死亡代表开始停止转圈,看向了案主代表,继续后退着。案主代表慢慢向着死亡代表跪了下来……

全场一片安静。

就到这里吧。老师中止了排列。

2.我和性的关系

老师:还有谁有议题?

场上哗啦啦举手了。

老师:谁先来啊?

学员(拍拍胸):我先来。

老师:你有什么议题啊?

学员:我和性的关系。

老师:你很勇敢。大家看,她是处在放松状态的。放松的时候是很有力量的。那我们紧张的时候呢,常常是没有力量的。我感觉你准备好了。那我们用排列的方式来看一看?

学员:好。

排列:

请上案主代表、性的代表上场。

一上场,性的代表倒退着用后背去靠近案主代表,案主代表躲避,一个追一个逃。终于,性的代表不追了,蹲在地上。

老师请上了一位代表(后来才告知是死亡代表),死亡代表一只手拉着蹲在地上的性代表,一只手去拉案主代表,想让他们在一起。案主代表捂上了耳朵,闭上了眼睛,背过身,蹲在地上,躲得更远了。死亡代表和性代表留在一起。

老师:你们家有因难产死亡的人吗?

学员:不知道。

老师:你们家族的女人们都怎么样了?

学员:都没有什么,只有我的奶奶那边有些秘密。

老师:发生了什么?

学员:有些亲戚来说过闲话,说我奶奶在和爷爷结婚前,有过别的男人,但奶奶不承认。

老师:奶奶跟以前这个别的男人有孩子吗?

案主:据说有一个儿子,还活着,应该是我的大伯。

老师请上了奶奶代表和大伯代表。

两位代表上场后,案主代表捂住了脸,转过身去。

奶奶代表看着大伯代表。大伯代表背对着奶奶代表。

老师引导案主对场域说:“我们都是一起的,我们现在可以在一起了,我们本来就是一起的。”场上有松动。“很抱歉!我替你们说出来,我们是一起的。”

老师引导奶奶代表对她的儿子、案主的大伯代表说:“你和我,又在一起了。”

大伯代表听到这里,转过头来,看着奶奶代表。奶奶代表也看着大伯代表,大伯代表慢慢走向了奶奶代表,两个人拥抱在了一起。

老师继续引导案主对性的代表说:“请你,请求你,谢谢!请允许我拥有,请允许我拥有你,谢谢!”

听到案主的声音,死亡代表放开了性的代表,慢慢退了出去。性的代表开始全场转圈,转了一大圈,用身体撞了奶奶代表,又转了一大圈,撞了大伯代表,把他们两个撞开了。然后,站在了一边。

老师引导案主继续对大伯说:“大伯,我和你在一起,你属于这里,现在我看到你了,你一直属于这里。我现在代表家里人,看到你了。”

性的代表突然开始大笑,站不稳。

老师引导案主对性的代表说:“谢谢你,你是大的,我是小的。请你祝福我获得真正的幸福,和其他人一样。请求你,谢谢!”

在地上蹲着的案主代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松开了手,依然闭着眼睛,向前摸索移动,慢慢移动到大伯身边,拉上了大伯的手,去找性的代表。

终于,三个人(案主、性、大伯)拥抱在了一起。

然后老师把案主换上,继续拥抱在一起。

老师:从系统的视觉去看生命中的很多现象和症状会发现,它们实际上都是“信使”。比如疾病、情绪、做事失败等,它们来到我们身边是在提醒我们,家族中有一个人缺失了。在这里,“性”也是一个信使,它在提醒、在逼迫着我们去“看”被排除在家族之外的人,他们属于家族。当我们把他们重新带回来放到我们的心中,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解读:这个家族从奶奶那一代开始基于性道德意识形成了特别的家族认知:“性是不受欢迎的,是有害的。”因此,无意识中也将家族中的成员排除在外。而“家族灵魂(集体良知)遵循的秩序是强调家庭的完整。”在家族集体良知压力下,后代的子孙中会有人代替受排斥的成员——大伯。排列掲示出,奶奶的孙女——案主,以拒绝和恐惧性的行为在为大伯争取在家族中的存在。当把大伯重新带回家族后,系统的完整性恢复了,隐藏在这个家族中“性是不受欢迎的”认知而导致的集体良知压力也消失了。案主与性的关系恢复了正常。


PARTNER COMPANY
工作坊个案记录
工作坊个案记录(1)
婚姻伴侣
家庭父母
心理情绪
身体疾病
工作金钱
编者按:我们的文化中,死亡和性的话题是一个忌讳。在家庭系统排列的实践中、在工作坊的排列场域,我们却看到了另一幕:死亡是强大的,也是友善的。性,代表了一个被拒绝了的人的能量,它更像是一个信使。而在这些现象背后运作的是家族的共同灵魂。 1.我和...
案主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的困惑:不愿意和丈夫有性生活老师问:什么时候开始的?案主:很久了,不记得。两年前生老二的时候,偶然听妈妈提起她不喜欢性生活,才发现自己也不喜欢过性生活。老师将案主带进工作坊场域,找另一个男人代表她的丈夫站在她对面。他...
工作坊第一天,牧区来的一个男青年有些犹豫的举手……第二天下午,他很坚定地举手向我请求。 男青年(以下称来访者):“我找女人,一来就是两个。”排列师:“你结过婚?”来访者:“我离了。还想找女人结婚,但是别人介绍一个女人,却来两个。”排列师:“...
编者按:我的婚姻我做主。我们通常会认为,如果自己和伴侣足够努力去经营,就会收获满意的婚姻。但现实中我们的婚姻出现的一些状况,却让我们不知道如何面对,搞不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要么抱憾分手,要么苦苦纠缠。 殊不知,两个人的婚姻关系里,隐藏着各...
工作坊结束后一位女士提出要做VIP个案,我感觉她的内在启动了,可以的。我问:“你的议题是?”女士:“我想恋爱,我的伴侣在哪里?”我:“你以前有过亲密关系?”女士:“是,有过非常亲密的关系,但结束两年了。”  开始排列。我请这位女士上场站在那...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1.冥想中看不到爸爸学员:老师,在这个冥想中,我看不到我的爸爸。老师:在现实生活中,你和你爸爸的关系怎么样啊?学员:关系不好,我想做一些改善。老师:那我们用排列的方式来看一看吧? 排列:请上案主代表,案主妈妈,案主爸爸代表。爸爸代表把女儿拉...
编者按:当我们的生活变得艰难困苦前途渺茫,甚至要撑不下去时,忍不住会问老天,命运!你为什么只对我这么不公!为什么只有我是这样的?然而当你走进工作坊,你才发现,其实别人也有这样的困惑。现在,让我们跟随着这位勇敢的案主,一起看看他是如何面对艰难...
一个代表的分享 在老师带领做了与父母和家族连接的冥想后,有位同学分享:“我以前看不到爸妈,他们总是坐在桌子后面,这一次他们手牵手走向我,但是走的太近了,我很紧张,而且没有桌子隔着。我看见家族里有一个人高出别人很多,穿着暗红色朝服,拿着个棍子...
上一页 1 下一页
案主:老师,我现在六十岁了,喝不动酒了。我想做个改变。老师:喝不动酒?案主:是的。我喝了太多了,每次都要喝上七八天,喝完酒什么活也干不了。两三个月就会喝一次。一次七八天。老师:这种情况有多久了?案主:有三十多年了……老师:三十多年前发生了什...
案主:我常常有自杀的念头。老师:从什么时候开始?案主:从小时候就开始了。老师:只是念头吗?案主:是的,只是念头,它什么时候都在,一直在头脑里。老师:从来没有把念头化成行动过?案主:没有。老师:这很困扰你吗?案主:是的,好多年了,总是会不停的...
一个年轻女人提出问题:我害怕。我看着她没说什么。片刻后,她径直走到工作坊中间的位置站在那里,几分钟后自己倒在了地上,安静的“死”去了……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她睁开眼睛重新站起来,和我对视了一下,回到了座位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她脸上放着光,...
一位年轻人举手。老师:你怎么了。案主:我总是紧张,没有自信。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想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老师:你今年多大了?案主:17。老师:你坐在这个位置上一直在搓手,很紧张。其他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非常容易紧张?案主:回忆了一下。...
有一位女学生坐在座位上搓着手,低着头,总是一句话也不说。第二天,她终于举手了。老师说,那你来吧。她坐到了老师旁边的位置上。老师:你怎么了。案主:我不想回牧区。老师:牧区这么大,你不想回哪里啊?案主:不想回牧区的家。我很想去很远很远的地方老师...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个案记录: 一位大约40来岁的蒙古族女性举手,排列师请她坐到自己身旁的位置。来访者:“我不会汉语……”排列师看着她:“你会的。”来访者开始慢慢用汉语描述:“我从十四岁开始就生病了,肝包虫导致腹积水,做了四次手术,现在肚皮像拉锁一样,拉开了又...
老师问:谁还有问题?一位年老的男士(以下称案主)坚定的举手。老师问:你确定吗?案主说:确定。老师邀请他到身旁来,案主被倍同他的亲人一左一右搀扶着艰难的到达位置坐下。老师问:你的问题是什么?案主说:我有脑梗,家族遗传性脑出血。老师说:你的问题...
中午接到来访者微信预约,上午也有一对夫妻微信预约要来访,算上昨天晚上一对情侣的预约,看来午觉不能多睡了,下午又将是满满的工作… 我准时来到办公室,刚一坐下,就有人敲门进来,是一位中年男子,微胖,蒙古胡子。  访谈记录: 问(来访者):我患上...
案主:老师,我腰椎间盘突出很严重。老师:哦,多少年了。案主:二十多年了。老师看着案主的眼睛,问,你们家还有谁得了这个病?案主:我的爸爸。老师:孩子对父母的爱常常是盲目的:“爸爸你生什么病,我也要和你一样。”对案主:你是要做一个改变,健康起来...
乳腺癌案主:老师,我得了乳腺癌。我想看一看。老师: 有些人会觉得,只要我找到了得病的原因,我就可以不生病了。你是想面对呢?还是想知道为什么?案主:……老师: 这两个是不一样的。一个是改变过去,改变生病的原因,一个是我要自己做一些改变。我要去...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不计后果不停借钱消费的案例,案主非常恐慌,这样的心理背后是什么?打破这个僵局的关键在哪里?来看看这个案例的切入点。  问题的提出案主在疫情期间,店面被迫关门,没了收入,可每天仍然刷信用卡,导致透支。终落得催债电话无数,案主恐...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