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光家庭系统排列
官方微信公众号

【工作坊记录】我的女人都跑了,怎么办?

工作坊第一天,牧区来的一个男青年有些犹豫的举手……

第二天下午,他很坚定地举手向我请求。

男青年(以下称来访者):“我找女人,一来就是两个。”

排列师:“你结过婚?”

来访者:“我离了。还想找女人结婚,但是别人介绍一个女人,却来两个。”

排列师:“这挺好呀,你可以多一个选择?”

来访者:“我很苦恼,一个也没有留下,最后总是两个女人都跑了。”

排列师:“我们用排列的方式看一看,这是怎么回事!”

排列现场:

我请一个女人代表来访者的前妻,另一个女人代表他未来的妻子,一个男人代表来访者本人。

三个人上场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呈三角形。

两个女人都看着这个男人,但是他低着头,谁也不看。过了一会儿,前妻看向远方,慢慢后退,直到退出工作坊会议房间……。

同时,未来妻子代表也向后退,退到了场外坐在地上并闭上眼。

“你结婚之前还有女人?”排列师看着座位上的来访者问。

来访者:“是的。”

我又加入了一个代表,代表来访者的第一任女友。随后将房间外的前妻代表带回排列现场,并让她和第一任女友并排站在来访者的对面,来访者看着第一任女友。

排列师(看着来访者):“你与第一任女友还有事情没有结束?”

来访者:“嗯……。”(欲言又止)

排列师:“你们有失去的孩子?”

来访者:“有一个打掉的孩子。”

排列师带领来访者代表向第一任女友代表说:“我们曾经有过美好的时光。我曾经很爱你,你也很爱我。现在我们分手了。我带着你给我的美好,祝福你!现在需要我承担的我承担,是你的留给你,谢谢你。”

第一任女友听到男人的这些话,眼眶里泛起了泪水,脸上却出现微笑,放松了下来。前妻听到男人的话,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第一任女友缓缓地离开了男人的视线,径直走出场外,前妻代表慢慢地离开了,退到一边。男人代表也长出了一口气,放松了很多。

片刻,退到远处无力地坐在地上的未来妻子代表有了力气,能站起来了,她看向男人代表,并且慢慢地向前移动,男人代表也慢慢向他的未来妻子移动。已经离开的前妻代表在一旁带着友善的目光,看着男人代表和未来妻子互相靠近。稍后,这个男人和未来的妻子拥抱在一起。

排列师看着来访者:“看来我们大家要吃你的喜糖啦?!”

来访者开心的笑了。

个案解读:

来访者在认知层面上以为和第一任女友的关系结束了,共同经历的事情也就了结了,所以在记忆中,他抹去了第一个女人。排列现场呈现出来的却是这个第一任女人影响着他后来的所有伴侣关系。这是因为“系统的完整性”要求我们不能排斥任何一个系统的成员,包括分手的伴侣以及共同的孩子。只有我们将这些被拒绝和忘记的成员重新带回来,一一安放在心灵中,并承担相应的责任,系统才会继续健康的运作,我们的关系才有未来。


PARTNER COMPANY
工作坊个案记录
工作坊个案记录(1)
婚姻伴侣
家庭父母
心理情绪
身体疾病
工作金钱
编者按:我们的文化中,死亡和性的话题是一个忌讳。在家庭系统排列的实践中、在工作坊的排列场域,我们却看到了另一幕:死亡是强大的,也是友善的。性,代表了一个被拒绝了的人的能量,它更像是一个信使。而在这些现象背后运作的是家族的共同灵魂。 1.我和...
案主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的困惑:不愿意和丈夫有性生活老师问:什么时候开始的?案主:很久了,不记得。两年前生老二的时候,偶然听妈妈提起她不喜欢性生活,才发现自己也不喜欢过性生活。老师将案主带进工作坊场域,找另一个男人代表她的丈夫站在她对面。他...
工作坊第一天,牧区来的一个男青年有些犹豫的举手……第二天下午,他很坚定地举手向我请求。 男青年(以下称来访者):“我找女人,一来就是两个。”排列师:“你结过婚?”来访者:“我离了。还想找女人结婚,但是别人介绍一个女人,却来两个。”排列师:“...
编者按:我的婚姻我做主。我们通常会认为,如果自己和伴侣足够努力去经营,就会收获满意的婚姻。但现实中我们的婚姻出现的一些状况,却让我们不知道如何面对,搞不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要么抱憾分手,要么苦苦纠缠。 殊不知,两个人的婚姻关系里,隐藏着各...
工作坊结束后一位女士提出要做VIP个案,我感觉她的内在启动了,可以的。我问:“你的议题是?”女士:“我想恋爱,我的伴侣在哪里?”我:“你以前有过亲密关系?”女士:“是,有过非常亲密的关系,但结束两年了。”  开始排列。我请这位女士上场站在那...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1.冥想中看不到爸爸学员:老师,在这个冥想中,我看不到我的爸爸。老师:在现实生活中,你和你爸爸的关系怎么样啊?学员:关系不好,我想做一些改善。老师:那我们用排列的方式来看一看吧? 排列:请上案主代表,案主妈妈,案主爸爸代表。爸爸代表把女儿拉...
编者按:当我们的生活变得艰难困苦前途渺茫,甚至要撑不下去时,忍不住会问老天,命运!你为什么只对我这么不公!为什么只有我是这样的?然而当你走进工作坊,你才发现,其实别人也有这样的困惑。现在,让我们跟随着这位勇敢的案主,一起看看他是如何面对艰难...
一个代表的分享 在老师带领做了与父母和家族连接的冥想后,有位同学分享:“我以前看不到爸妈,他们总是坐在桌子后面,这一次他们手牵手走向我,但是走的太近了,我很紧张,而且没有桌子隔着。我看见家族里有一个人高出别人很多,穿着暗红色朝服,拿着个棍子...
上一页 1 下一页
案主:老师,我现在六十岁了,喝不动酒了。我想做个改变。老师:喝不动酒?案主:是的。我喝了太多了,每次都要喝上七八天,喝完酒什么活也干不了。两三个月就会喝一次。一次七八天。老师:这种情况有多久了?案主:有三十多年了……老师:三十多年前发生了什...
案主:我常常有自杀的念头。老师:从什么时候开始?案主:从小时候就开始了。老师:只是念头吗?案主:是的,只是念头,它什么时候都在,一直在头脑里。老师:从来没有把念头化成行动过?案主:没有。老师:这很困扰你吗?案主:是的,好多年了,总是会不停的...
一个年轻女人提出问题:我害怕。我看着她没说什么。片刻后,她径直走到工作坊中间的位置站在那里,几分钟后自己倒在了地上,安静的“死”去了……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她睁开眼睛重新站起来,和我对视了一下,回到了座位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她脸上放着光,...
一位年轻人举手。老师:你怎么了。案主:我总是紧张,没有自信。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想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老师:你今年多大了?案主:17。老师:你坐在这个位置上一直在搓手,很紧张。其他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非常容易紧张?案主:回忆了一下。...
有一位女学生坐在座位上搓着手,低着头,总是一句话也不说。第二天,她终于举手了。老师说,那你来吧。她坐到了老师旁边的位置上。老师:你怎么了。案主:我不想回牧区。老师:牧区这么大,你不想回哪里啊?案主:不想回牧区的家。我很想去很远很远的地方老师...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案主:老师,我十五年前打掉了两个孩子。现在身上都是病,血液病,肾病,还有……我现在每周都要去医院做透析。老师:你说了这么多内容,这当中,哪个对于你而言是最重要的?案主:血液病。老师:得了这个病会怎样啊?案主:会死……老师:那我们用排列的方式...
案主:老师,我想看看我的皮肤病。老师:多少年了?案主:四十多年了。老师:那我们来看一看吧。老师请上了皮肤病和案主代表,两个人上场后,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相互越看越喜欢,越走越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然后就抱在了一起。老师:你很喜欢你的皮肤病...
老师:“看来你还挺喜欢你的病,述说起来滔滔不绝。”案主:“……除了这些以外,我还有精神方面的病,总是紧张焦虑、抑郁。  这是一个关于疾病的个案排列记录。十几种疾病让来访者痛不欲生,多年的求医访师无甚效果,遂渐渐失去信心,心理、情绪及人际关系...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按:家族系统排列工作坊用排列的方式可以揭示出生命中重大议题的背景真相,比如家族问题、夫妻矛盾、疾病困扰、意外事故和死亡等等。这类个案的进行一般会持续三十分钟左右。另外,生活工作中一些很现实的问题,比如职业的选择、项目的选择,生意伙伴和资金技...
男士问:“老师,我那个财富怎么离我那么远呢?”老师:“你想你的财富离你近些吗?”男士沉默许久…男士答:“好像也不是很想…”看向老师:“我怎么这样?”老师:“海灵格对于你这样的状况有个非常尖锐的表达,你想知道吗?”男士:“想!”老师:“那你过...
问题的提出案主:老师,我想看看和金钱的关系,我的公司在亏损。老师:是一直在亏损?还是最近开始亏损?案主:从2008年金融危机,公司就开始走下坡路。老师:那一年你的家庭发生了什么大事?案主:那一年,我父亲去世了,我和妈妈关系特别不好,我这些...
学员:老师,我最近几年事业一直在走下坡路。老师:事业发生了哪些事?学员:我是开跆拳道门店的,从原来的四个店,变成了一个。老师:还有其他的么?学员:投资房地产,一直是亏损。老师:那我们先找个事业代表。“事业”代表上来,眼睛看了看远方,随后,就...
编者按:成功是什么?怎样才能轻松的成功?成功的背后又是什么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排列给出颇具代表性的答案。   学员:我想拿到一个结果,想成功。老师:成功是什么意思?学员:找到自己想做的事儿。老师:你有几个事儿?学员:我有工作,还做生意...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