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光家庭系统排列
官方微信公众号

【工作坊记录】我总是想离婚

编者按:

我的婚姻我做主。我们通常会认为,如果自己和伴侣足够努力去经营,就会收获满意的婚姻。但现实中我们的婚姻出现的一些状况,却让我们不知道如何面对,搞不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要么抱憾分手,要么苦苦纠缠。

殊不知,两个人的婚姻关系里,隐藏着各自原生家族的系统动力和能量,这种力量的影响,就像蝴蝶效应一般,即使是家族里年代久远的祖先发生的事件,都会对后代有影响。

案主:老师,我的议题是,经常有离婚的念头。

老师:好,那我们来看看吧!

老师请了两个代表来到场地中间,分别代表案主和她老公。案主代表呈现出害怕的状态,不断的往后退,一直退到角落里蜷缩起来,不看老公代表。而老公代表也不看案主代表,一直抬头看向前方高处的某个地方。

老师(问案主):你老公家族有非正常死亡的人吗?

案主:不知道。

老师:他家族里曾经发生过什么重大的事件吗?

案主:听老公爸爸说过,他小时候曾经要被送去给家族里的另外一个长辈当儿子,老公的爸爸还在那个长辈家里待过一段时间。

老师又请了三位代表上场,一位代表案主老公的父亲,一位代表案主老公的爷爷,一位代表曾经要收养案主老公父亲的那位长辈。

三位代表带进来站在案主老公代表对面,这时案主老公开始看向这三位代表。

老师(面向大家):通过排列我们看到,案主的老公承接了家族里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他没有办法看他的妻子,案主对她老公很害怕,所以才经常想要离开他。我们找到了问题的症结。

接下来,老师引导案主老公代表对父亲代表低头、弯腰,并对父亲代表说:你是我的父亲,我是你的儿子,谢谢你给了我生命,你是我唯一的父亲,你是大的我是小的,我拿了不属于我的东西,现在请允许我交还回去,我永远是你的儿子,谢谢你父亲。

这时,案主代表开始看向老公代表了。

老师继续引导案主老公爷爷代表对案主父亲代表说:你是我的儿子,我是你的父亲。很抱歉,我曾经要把你送走,为了更多人活下来,我有愧疚,我自己承担这份愧疚,你为家族作出的牺牲和贡献,我看到了,谢谢你。

案主老公代表深深松了一口气,开始看向案主代表。

而此时爷爷的代表却看向了前方很远的地方,表情凝重,像是在寻找一个人。老师刚想请一位代表上来,一位女代表自告奋勇说她很有感觉,就站在了爷爷代表看向的地方。爷爷代表和女代表互相凝视着对方,表现出悲喜交加的神态。

老师引导爷爷代表对女代表说:我终于看到你了,你终于回来了,你属于这里。

说完,爷爷代表与女代表向对方走去,相拥而泣。

排列到此结束了。

老师(对案主):看到了吗?你想离婚,但是问题不在你身上,你只是害怕,因为你老公承接了家族中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他被那股力量牵连着,没办法看到你。现在通过排列,这个结解开了,他就能看到你,你也敢看他了。

案主:可是我一直以为是我的问题,一直找原因,还内疚自责......

老师(打断案主):你不要说话了,好好记住最后这个画面,把它放在心里。

老师(面向大家):家族系统要保持完整性,才能运行良好,如果系统里有被遗忘或被有意无意排除在外的人,系统的完整性就被破坏了,系统就会不平衡,系统中一定会有成员受到系统动力的影响,在不自觉的情况下,承接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能量。

一个人无意识的“拿了”家族中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在现实生活中的表现,要么就是关系的失败,要么就是身体会出问题。

这个个案里案主的老公,受这股能量的影响,在伴侣关系中无法看到他妻子,这些在工作坊的场域清晰显现出来。

当他带着一份尊重,交出那部分能量,他就有力量成为他自己,就能看向妻子了,妻子也愿意看着他。

记录和文字:韩志英


PARTNER COMPANY
工作坊个案记录
工作坊个案记录(1)
婚姻伴侣
家庭父母
心理情绪
身体疾病
工作金钱
编者按:我们的文化中,死亡和性的话题是一个忌讳。在家庭系统排列的实践中、在工作坊的排列场域,我们却看到了另一幕:死亡是强大的,也是友善的。性,代表了一个被拒绝了的人的能量,它更像是一个信使。而在这些现象背后运作的是家族的共同灵魂。 1.我和...
案主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的困惑:不愿意和丈夫有性生活老师问:什么时候开始的?案主:很久了,不记得。两年前生老二的时候,偶然听妈妈提起她不喜欢性生活,才发现自己也不喜欢过性生活。老师将案主带进工作坊场域,找另一个男人代表她的丈夫站在她对面。他...
工作坊第一天,牧区来的一个男青年有些犹豫的举手……第二天下午,他很坚定地举手向我请求。 男青年(以下称来访者):“我找女人,一来就是两个。”排列师:“你结过婚?”来访者:“我离了。还想找女人结婚,但是别人介绍一个女人,却来两个。”排列师:“...
编者按:我的婚姻我做主。我们通常会认为,如果自己和伴侣足够努力去经营,就会收获满意的婚姻。但现实中我们的婚姻出现的一些状况,却让我们不知道如何面对,搞不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要么抱憾分手,要么苦苦纠缠。 殊不知,两个人的婚姻关系里,隐藏着各...
工作坊结束后一位女士提出要做VIP个案,我感觉她的内在启动了,可以的。我问:“你的议题是?”女士:“我想恋爱,我的伴侣在哪里?”我:“你以前有过亲密关系?”女士:“是,有过非常亲密的关系,但结束两年了。”  开始排列。我请这位女士上场站在那...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1.冥想中看不到爸爸学员:老师,在这个冥想中,我看不到我的爸爸。老师:在现实生活中,你和你爸爸的关系怎么样啊?学员:关系不好,我想做一些改善。老师:那我们用排列的方式来看一看吧? 排列:请上案主代表,案主妈妈,案主爸爸代表。爸爸代表把女儿拉...
编者按:当我们的生活变得艰难困苦前途渺茫,甚至要撑不下去时,忍不住会问老天,命运!你为什么只对我这么不公!为什么只有我是这样的?然而当你走进工作坊,你才发现,其实别人也有这样的困惑。现在,让我们跟随着这位勇敢的案主,一起看看他是如何面对艰难...
一个代表的分享 在老师带领做了与父母和家族连接的冥想后,有位同学分享:“我以前看不到爸妈,他们总是坐在桌子后面,这一次他们手牵手走向我,但是走的太近了,我很紧张,而且没有桌子隔着。我看见家族里有一个人高出别人很多,穿着暗红色朝服,拿着个棍子...
上一页 1 下一页
海灵格:冲突和分离是必须的而且是必然的。 工作坊第一天......案主:老师,我在冥想中可以看到父亲的脸,可是,看清楚爸爸,妈妈的脸就看不清了。单独看妈妈,也可以看见,但是就看不清楚爸爸了。老师:在现实生活中,你是不是单独和你的爸爸,或者你...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个案记录: 一位大约40来岁的蒙古族女性举手,排列师请她坐到自己身旁的位置。来访者:“我不会汉语……”排列师看着她:“你会的。”来访者开始慢慢用汉语描述:“我从十四岁开始就生病了,肝包虫导致腹积水,做了四次手术,现在肚皮像拉锁一样,拉开了又...
老师问:谁还有问题?一位年老的男士(以下称案主)坚定的举手。老师问:你确定吗?案主说:确定。老师邀请他到身旁来,案主被倍同他的亲人一左一右搀扶着艰难的到达位置坐下。老师问:你的问题是什么?案主说:我有脑梗,家族遗传性脑出血。老师说:你的问题...
中午接到来访者微信预约,上午也有一对夫妻微信预约要来访,算上昨天晚上一对情侣的预约,看来午觉不能多睡了,下午又将是满满的工作… 我准时来到办公室,刚一坐下,就有人敲门进来,是一位中年男子,微胖,蒙古胡子。  访谈记录: 问(来访者):我患上...
案主:老师,我腰椎间盘突出很严重。老师:哦,多少年了。案主:二十多年了。老师看着案主的眼睛,问,你们家还有谁得了这个病?案主:我的爸爸。老师:孩子对父母的爱常常是盲目的:“爸爸你生什么病,我也要和你一样。”对案主:你是要做一个改变,健康起来...
乳腺癌案主:老师,我得了乳腺癌。我想看一看。老师: 有些人会觉得,只要我找到了得病的原因,我就可以不生病了。你是想面对呢?还是想知道为什么?案主:……老师: 这两个是不一样的。一个是改变过去,改变生病的原因,一个是我要自己做一些改变。我要去...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按:家族系统排列工作坊用排列的方式可以揭示出生命中重大议题的背景真相,比如家族问题、夫妻矛盾、疾病困扰、意外事故和死亡等等。这类个案的进行一般会持续三十分钟左右。另外,生活工作中一些很现实的问题,比如职业的选择、项目的选择,生意伙伴和资金技...
男士问:“老师,我那个财富怎么离我那么远呢?”老师:“你想你的财富离你近些吗?”男士沉默许久…男士答:“好像也不是很想…”看向老师:“我怎么这样?”老师:“海灵格对于你这样的状况有个非常尖锐的表达,你想知道吗?”男士:“想!”老师:“那你过...
问题的提出案主:老师,我想看看和金钱的关系,我的公司在亏损。老师:是一直在亏损?还是最近开始亏损?案主:从2008年金融危机,公司就开始走下坡路。老师:那一年你的家庭发生了什么大事?案主:那一年,我父亲去世了,我和妈妈关系特别不好,我这些...
学员:老师,我最近几年事业一直在走下坡路。老师:事业发生了哪些事?学员:我是开跆拳道门店的,从原来的四个店,变成了一个。老师:还有其他的么?学员:投资房地产,一直是亏损。老师:那我们先找个事业代表。“事业”代表上来,眼睛看了看远方,随后,就...
编者按:成功是什么?怎样才能轻松的成功?成功的背后又是什么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排列给出颇具代表性的答案。   学员:我想拿到一个结果,想成功。老师:成功是什么意思?学员:找到自己想做的事儿。老师:你有几个事儿?学员:我有工作,还做生意...
上一页 1 2 下一页